<listing id="bbhzb"><dfn id="bbhzb"><listing id="bbhzb"></listing></dfn></listing>
<var id="bbhzb"><delect id="bbhzb"></delect></var>

<rp id="bbhzb"></rp>

    <rp id="bbhzb"><font id="bbhzb"></font></rp>

    <em id="bbhzb"></em>
    <mark id="bbhzb"><thead id="bbhzb"></thead></mark>
    <address id="bbhzb"><dfn id="bbhzb"><th id="bbhzb"></th></dfn></address>

      <cite id="bbhzb"></cite>

          <dl id="bbhzb"></dl>

          <video id="bbhzb"></video>

            <big id="bbhzb"></big>

            <noframes id="bbhzb">
              您的位置: 首頁 > 建筑工程 > 建筑工程中材料供應商與承包人的關系

              建筑工程中材料供應商與承包人的關系

              作者:上海房產律師    / 時間: 2018-07-14 09:06:01

               【案情】

              甲房地產開發公司(下稱“甲公司”)將A住宅小區(下稱“A小區”)1、2標段的建筑工程發包給乙公司四川分公司(下稱“乙分公司”),乙分公司將A小區3、4、5號樓工程以包工包料的方式分包給余某。余某以乙公司A小區3、4、5號項目部名義與朱某簽訂沙石購銷合同,由朱某向工程供應沙石,雙方對沙石單價、付款方式等進行了約定,余某個人在合同上簽名,未加蓋單位印章。結算后,余某向朱某出具付款證明書,要求乙分公司向朱某支付沙石款182,590元,但乙分公司、乙公司均稱未收到該付款證明書,朱某也未提交證據證實二公司收到此付款證明書。后余某因病死亡,余某與乙分公司之間的工程款亦未結算。朱某訴至法院,請求判令乙公司、乙分公司付款182,590元。

               

              區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駁回朱某訴訟請求。

               

              朱某不服,上訴至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審理中,經法院主持調解,雙方當事人達成協議:乙分公司、乙公司一次性支付朱某砂石款150,000元。

               

              【爭議】

               

              本案訴爭的焦點是:在違法分包且分包人死亡的情況下,材料供應商能否向工程總承包人主張材料款。

               

              【評析】

              圍繞這個問題,本案審理的第一個要點是判斷分包人與原告即材料商簽訂購銷合同時是以何種身份,因為分包人身份的不同導致材料商與承包人之間的法律關系也不同。若分包人以承包人代表名義或者其他足以讓材料商相信自己是代表承包人的方式與材料商簽訂購銷合同時,假如承包人知道分包人的此種行為而明示或默許的,材料商是可以根據相應代理的規定來向承包人主張權利的;而承包人不了解分包人的此種行為時,則不會向材料商擔責。若分包人是以自己的名義同材料商簽訂合同的,則依據合同相對性原則和債權原理,材料商是沒有權利向承包人主張材料款的,。審理中,原、被告雙方圍繞這個問題以各自的證據為基礎分別陳述了自己的訴、辯意見。但原告出示的證據并不足以證明分包人是被告公司員工或者就是代表被告公司與自己簽訂的購銷合同。因此,一審法院根據《民事訴訟法》、《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等法規認定分包人是以個人名義和本案原告簽訂的供貨合同,根據合同相對性原則,該供貨合同僅約束分包人和原告。

               

              其次,在第一個要點的基礎上判斷分包人死亡的事實對材料商和承包商之間的法律關系有沒有影響?!睹穹ㄍ▌t》、《繼承法》、《合同法》等法律規定,作為分包人死亡后,其對材料商的合同債務絕不會自然地轉移給承包人。審理中,一審法院已向原告釋明此問題,但原告只愿向本案被告主張權利。最后,一審法院根據庭審所查明之事實,判決駁回原告訴訟請求。該判決嚴謹把握了合同相對性原則,在技術和形式上都是嚴格遵守了法律規定的。

               

              原告不服一審判決而提起上訴。二審法院主持雙方調解希望達到止爭目的。最終承包商愿意在其應付的工程款范圍內負擔部分材料款,材料商也就此放棄了其他訴訟。這并不是否認一審法院判決,因為調解是本著雙方自愿原則,合同相對性的原則并沒有突破。從法理上講,二審的調解與一審的判決可以抽象為實質正義與程序或形式正義的問題,本案最終以調解達成和解終結,表明當事人是認可的,在某種程度上達到了實體與程序的均衡,但這同時也體現了建造工程領域的法治現狀。


              上海房產律師咨詢熱線
              上海房產律師移動端右側浮動圖標
              巨爆乳寡妇中文bd在线观看_男男gv无码动漫_成在人线av无码免费可以下载_善良的翁熄日本在线观看